首页 > 道可特推荐 > 绿法联盟

直击论坛 | 曹和平:中央顶层帐户金融管理面临的几个规制难题

摘要:2017年8月20日,绿法国际联盟首届金融资本市场发展与法律规制高峰论坛暨GLGA创新发展中心启用与金融资本市场研究中心揭幕仪式在北京成功举行。论坛由绿法(国际)联盟、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中信出版集团中国道路研究出版中心、《中国律师》杂志社共同主办,《经济导刊》杂志社提供独家指导,北京创投联盟、首都要素市场协会、夏唐博雅联会鼎力支持。新浪财经进行现场全程报道。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京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曹和平出席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

绿法(国际)联盟成立一年多,我觉得走的特别快,法律和经济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什么叫经济学呢?经济是对稀缺资源按照成本和收益规则的最佳配置。什么叫法律呢?法律是在一个共同体内部,通过共同体创造的一个规则体系,使人们相互之间的财产转移和分配达到公平和公正。没有经济则没有活力,没有法律则经济可能会野蛮生长而最后崩塌。所以法律和经济在今天联合起来,绿法国际联盟首届金融资本市场发展与法律规制高峰论坛对我们国家整个制度的成长有很大贡献。所以谢谢绿法(国际)联盟今天举办这样一个会议!

本次论坛为金融资本市场发展与法律规制高峰论坛,我跟吴晓灵老师最近一次开会是在上海自贸区。听了吴晓灵老师讲解法律和金融规制方面的关系,我非常同意。是不是我们国家的立法力量,或者立法效率特别薄弱呢?是不是我们体制意义上的立法成本特别高呢?这些问题得问。

第二个,吴晓灵老师介绍,我国的资产管理领域特别混乱。只有《证券法》,人们就在夹缝当中寻求票据和证券类资产配置的空间,所以我觉得法律界的人士要考虑这个问题。再想想基础牌照,如果一直不发基础牌照,只管理正规性金融机构,持有基础牌照的进行管理,不持有基础牌照的不管理。如果社会融资的规模超过了我们的信贷规模该怎么办呢?

所以现在我觉得应该取消M2这样一个作为整个管理度量资产刚刚泡沫化的变量,那是1970年代末期到1980年代初期的一批人创作的概念。社会总融资加上其他的一些度量,比用M2和M1的比例,或者它的关联度量指标来测定资产泡沫,可能要合适的多。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就想了一个题目,中央顶层帐户金融管理面临的几个规制难题。什么叫中央顶层帐户管理呢?我们一般管的是产品、管的是行为、管的是机构,但是我们很少去管市场,这个问题还真是需要我们来思考。

所以我想从市场的角度来提出几个管理的问题。我提出一个画面,献给未来七年建设中国的思想家们。我们的和平年代培养了太多的专家,变革年代我们需要的是思想。今年3月,在中信研究院的一个会议上,我讲了一个观点。中国工商银行的前行长杨行长在大会上会议,15分钟的发言,他用了13分钟解释我和他在一个小组会议上的一个观点。为什么杨行长如此在大会上用这么大篇幅解释我的观点呢,因为我可能发现了银行系金融机构作为一个整体,他在货币一二级市场建设方面的一个软肋。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去年第三季度的时候,我们国家的GDP稳定在6.7。因为从2010年的10.4,每年下降0.5个百分点。到2015年底的时候,20个季度连续下降了多少呢?四个季度0.75。去年初的时候,GDP增长是6.7,还是非常惊人的。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第三季度GDP稳定在6.7的时候,你会发现经济下行连续20个季度,过去我们大概在多长呢?在10个季度左右,从1953年到2010年这个时间,我们只要下降十个季度,经济就恢复了10个经济周期。可是这一次下降了20个季度。在去年一二三季度连续稳定在6.7,可以认为它是探底了,它要上浮。所以这个时候银行如果再增加人们对经济的预期性信息,这是一种稳定的行为基础,能够放松银行票据。去年第三个季度以后,银行汇票连续下降40%,今年1月份的时候,银行的商业程度汇票下降了6300亿,4月份我查了一下是150亿。想想看,在国家经济增长最关键的这个时点上,商业银行如果延长一个季度,今年第二季度GDP增长是6.9、6.7、6.8、6.9,再高于6.9,经济进入稳定的上升区间。

我们经济发展中央政策需要银行系金融机构配套一下,银行系说其有各种各样的风险。但是风险归风险,举例说明,武钢一个6000亿块钱企业,第三季度钢铁价格回升以后,宝钢到年底利润一下增长3倍,银行真的不能延长三个月吗?我觉得是认识问题,和平年代培养了太多的专家,但是变革年代是需要思想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想讨论一下管理的边界、经济的边界和法律与管理边界与经济边界的结合部,看看能不能找到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我想讲一下规制的痛点,在我们国家经济当中出现了中央顶层帐户系统。所以第一个,我想要解释一下什么叫中央顶层帐户系统。我们国家大概有两千七八百家商业银行,这两千七八百家商业银行是怎么样呢?底下浅绿色的叫储蓄资源,这两千七八百家商业银行,在一公里到五公里,城乡距离不一样,放上一个储蓄网点。通过机会成本制度设计,你手持现金带来了交易成本的节约,但是你把现金放在商业银行的储蓄资产池里面,你失去了机会成本,交易成本节约这样一个机会。但是我付给你一份利息,如果利息收益大于手持现金的收益,两个机会在成本上相等的话,人民就愿意放在储蓄资产池了,商业银行五百年发展历史就是这样的。商业银行把自己通过国家主权信用授予他的信用资产卖给了储户,储户把自己手持高能流动性货币交给了商业银行。

这个时候,机会成本均等设计,银行跑路则国家会给你付款,政策再保险制度,力度加在原来的商业再保险和商业保险制度基础上,使得储蓄一级市场存在了。这个货币怎么管理,中央银行搞了一个中央顶层金库,中央顶层金库怎么样呢?选择了48个商业银行(现在可能有变化)。

你可以想象会出现一个什么样情况呢?为了管住货币,人民银行要求商业银行从储蓄网点到支行,支行到中心支行,二级分行,一级分行,一级分行的帐户央行管着。每一个连续上去,每一个节点,你把你的货币金库管理要交给比较大的银行。中央银行到晚上一统计,到年底现在是80万的GDP,按照一比十的货币归置速度,放8万亿就可以了。

回顾一千亿的央票,商业银行在二级货币市场上,放下去一千亿,市场交易能够成熟性的放大四倍。这个时候发现商业银行过了几天,48家帐户一加起来是8万亿。但是还是有一个风险,比如说我是中国工商银行,光超你是民生银行。全国各地我的客户,民生银行帐户上因为交易的需要打了1300亿,可是你光超的民生银行才向我工商银行打多少呢?才打了1000亿。我管着货币,储蓄市场到央行顶层帐户市场上,要求当天晚上五点钟清算。假定说我们两个开清算帐户只有100亿块钱,根据国际货币资金一比二,我可以拨给你一百亿,晚上还我两百亿,还差一亿如何处理呢?民生银行给我银行间市场借去,借了还给我。你要借不了央行借,央行三个月借不了,牌照就吊销了。今天晚上一清盘,明天星期二上午九点钟,上海银行间市场开盘的时候,在货币的连续性意义上,昨天晚上封盘的时候货币是八万亿,第二天早晨起来还是八万亿,在大数据定位上一看,货币的交易是不是连续的。

总量管理起来了也是连续的,中央顶层帐户的一级清算、二级清算、三级结算、四级结算和五级支付,整个联系起来,成功的管制了货币。原因在于,我借了五级结算体系以后,使得资金和市场成功的分离,投资是所有权的过户,融资可是资本体的变系。把资金和市场完全分开,所以整个央行在管理具有基础性金融牌照的这个体系内部,它是没有系统性风险,就没有专业管理的风险。这在20世纪经济里面管理是非常成功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体系面临着一个巨大的挑战。挑战就在于,现在阿里的开户帐户是5.9亿户,我们中国工商银行三个月以下的定期储蓄和现金储蓄是多少呢?0.9459万亿,截至今年6月30号,腾讯共有8亿个帐户。

试想,如果我腾讯和阿里联合起来,或与移动电信联合起来。我们在支付和结算过程当中,除了根支付就是所有权过户的那个意义上的支付。交给中央银行的结算体系以外,我自己如果再去内部交易的话,怎么办呢?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央行正在实验数字货币,如果数字货币实验成功了,那么就是假定把区块链加到央行里面。如果央行说一共有3000个牌照,把70%售给银行机构,把600个牌照售给财税系金融机构,给经济当中适用流量的这种互联网机构只售100个牌照,那么央行可能会输。如果颠过来的话可能会好,但是央行会这样吗?我们拭目以待。

我的建议是,如果这样做,针对流量性的机构,如互联网金融机构,售给他2100个牌照,给商业银行系金融机构售600个牌照,给财税系售100个,可能会好的多,执行下来可能是在这两个之间。这样一来的话,就会发现这个金融整个发展的变化,不是说管住正规牌照就能发展起来。也许你把非正规金融机构牌照,把财税系金融机构牌照和非银行系、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牌照也管住,恐怕也是不行的。所以我想说的是,在经济出现爆发性增长点的过程当中,原有的规制不能波及的地方,恰好是法律创新而能够获得爆发性收益的地方。

最后是新经济。经济发生在什么空间,我们现在的经济就是井深3000米,天上活动的具有GDP份额重要性的,就是10公里到13公里航空客运和航空货运。人类经济在20世纪面临是一个特别薄的地球表面的薄层生产,这个生产对应了我们金融和金融管理。再向下看新经济来了,在1980年的时候,我们把电子计算机送到每一个家庭里面,到今天大概是2.85亿台。这2.85亿台活跃的工作时间大概是3.5个小时以上,地下的光纤互联网在全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我把这叫信息互联网。过去,如果我要给吴行长写一封信,放到邮筒,三天后收到了。现在我写完这封信,假如有电脑就用电脑,两分钟就到吴行长手上去。

可是再向下看,97、98、99,联通、移动、电信成立蜂窝互联网以后,50公里和50公里有一个铁塔,他们的通讯不用埋在地下。后果是蜂窝状的互联网现在覆盖了将近全国国土面积的70%,它的终端是9亿台。我们商业银行现在联系的、中央电视台联系的,主要部分还是在这2.85亿台中。所以特朗普的胜利,是因为特朗普用推特,接受了美国2.8亿个国民,然而不管希拉里再厉害,大概也只接受了6000万人。

所以这个互联网在何处呢?这个互联网最大的作用就是如果我送一本书给吴行长的话,利用休息的时间用手机绑定一个帐户,注意这种绑定帐户是最大的利益,也是商业银行最大的遗憾。之后,我把书拿过来,无人机扫描窗户,窗户打开,万物互联。整个经济从一个薄层经济变成了一体化经济。在这个意义上,基于区块链和基于顶层帐户经济的企业,不是马云,不是阿里和腾讯,也不是头条。

所以我想把问题提出来,规制的边界一定要变化。我觉得传统的立法重要,对新问题的立法要预设一个部分,通过的可能性更大。我也想如果做新经济,报酬率高,对于新经济的法律和规制效率可能也会提高。如果我们总纠缠在传统的规制里面去,成本又高,立法程序又慢,可能后来者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我讲完了,谢谢大家。

您可能感兴趣>>


版权所有 © 2018 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 保留一切权利. 京ICP备13002304号-1I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