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道可特解读 > 国际投资与国际工程

道可特解读 | “一带一路”背景下的《新加坡调解公约》

前言:

国际商事调解无论在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中还是国际法治建设中都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2019年8月7日,据统计包括中国、美国和印度在内的46个国家正式签署了《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下称《新加坡调解公约》)以便能让不同国家的当事人跨境执行调解的和解协议,其中的43个签约国均属于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根据《纽约公约》,在法院诉讼程序或仲裁以外达成调解后,和解的当事方通常只能以合约方式执行和解。如发生和解违约,可能需要涉及到取得法院的违约判决以及在司法管辖区执行该违约判决,期间可能面临冗长的和成本较高的法律程序。

《新加坡调解公约》将允许执行和解协议的一方直接诉诸寻求强制执行的缔约国一方的法院,不用首先取得法院的违约判决,该法院届时必须根据该缔约国的程序规则以及《新加坡调解公约》中规定的条件执行和解协议。

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国际业务团队就《新加坡调解公约》的主要内容,结合当前中国的“一带一路”大背景,对中国加入公约后的影响以及面临的挑战做简要的解读。

一、调解的适用范围扩大

与《纽约公约》强调仲裁地不同,《新加坡调解公约》的适用范围,不以国际调解程序所在地作为适用标准,只要调解和解协议的主体、或者调解协议涉及的商事关系具有国际性,均可以适用。

不同于《关于我国加入<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决定》中商事保留,即、不包括外国投资者与东道国政府之间的争端,《新加坡调解公约》项下的“商事”,包括国家基础建设、国家自然资源开采或特许协议关系事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可能出现的中国投资者与东道国政府之间的一些争议。

国际商事调解作为一种更加灵活且高效的争议解决方式为国际商事主体间争议解决提供了另一种选择,此外,根据《新加坡调解公约》的程序,通过调解和解消除纠纷,既能维持双方继续合作的长远关系,又能保证和解协议的执行效力。再者,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对交易对手而言,在商业交易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可以执行公约调解协议一方所引发的交易成本较低,将增加同等情况下的交易可能性边界。也就是说,本国企业的交易机会增加。不仅为企业也为政府层面赢得积极的信用评价。

二、简化执行程序

不同于《纽约公约》承认与执行并行制度,在《新加坡调解公约》生效之后,当事人达成《新加坡调解公约》项下有效的和解协议,和解协议便拥有了可跨国执行力,而无须再通过将和解协议转化成仲裁裁决方式获得域外可执行性。但同时,我国将面临国内法修法的问题,需要修改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以保持与该公约的一致性。

三、是否会导致虚假调解的问题

一些观点认为,由于在《新加坡调解公约》没有调解地的概念,这就为以后执行地法院提出了挑战,或将提高发生在偏远国家甚至非缔约国恶意串通的国际和解协议在中国执行案件的法律查明与司法审查难度。

但是,正如同虚假诉讼、虚假仲裁的存在一样,不可因噎废食。相较大量的调解案件来说,虚假调解毕竟是少数。同时,中国可以通过有针对性对调解制度进行完善解决问题,如参照现行对虚假诉讼的第三人异议权以及刑事处罚手段等,例如,在执行和解协议的过程中,如第三人发现和解协议是通过虚假调解达成并损害其利益的,可以提出执行异议;再如,若当事人申请法院执行经虚假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可以将其认定为虚假诉讼罪。

四、是否增加司法负担、挤占司法资源

一些观点认为《新加坡调解公约》对执行地法院的司法审查给予很大负担。可能导致案件数量激增,此外,法官还需要对调解员准则,调解的准则,还有调解协议是否有效等进行辨认和查明,均会对具体的执行地法院提出更高的操作要求。

但同时,根据上海经贸商事调解中心、香港国际调解中心、国际知名调解机构JAMS、新加坡调解中心(SIMC)方面的数据,绝大部分当事人均自觉履行和解协议。商事调解是在专业调解员的引导下,协助各方当事人达成利益最大化的解纷机制,当事人自觉履行和解协议符合其利益的行为。此外,调解作为一种替代性争议解决方式,还可以减轻法院裁判的负担。

对于实操过程中的困难,诚然,中国目前存在商事调解立法缺失、商事调解实践不成熟、与公约配套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但是,如中国以加入《新加坡调解公约》为契机,不断完善商事调解制度,不失为司法的进步与完善,更好发展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

五、结语

《新加坡调解公约》作为第一部国际商事调解领域的公约,将对国际争议解决产生深远影响,也将为“一带一路”背景下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建设提供更有力保障。且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存在司法环境滞后、投资环境多变、政治和经济因素对投资影响大,传统的诉讼与仲裁并不能很好的适应 “一带一路”的发展需求。由于调解的特殊角色,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新加坡调解公约》在国际司法实践中的不断深化,调解可以承担起越来越重要的国际商事争端解决责任。

附-目前加入公约的国家名单:

新加坡(Singapore)阿富汗(Afghanistan)白俄罗斯(Belarus)文莱(Brunei)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智利(Chile)中国(China)哥伦比亚 (Columbia)刚果共和国(Congo)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史瓦帝尼(Eswatini)斐济(Fiji)格鲁吉亚(Georgia)格林纳达(Grenada)海地(Haiti)洪都拉斯(Honduras)印度(India)伊朗(Iran)以色列(Israel)牙买加(Jamaica)约旦(Jordan)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老挝(Laos)马来西亚(Malaysia)马尔代夫(Maldives)毛里求斯(Mauritius)黑山共和国(Montenegro)尼日利亚(Nigeria)北马其顿(North Macedonia)帕劳(Palau)巴拉圭(Paraguay)菲律宾(the Philippines)卡塔尔(Qatar)韩国(Republic of Korea)萨摩亚(Samoa)沙特阿拉伯(Saudi Arabia)塞尔维亚(Serbia)塞拉利昂(Sierra Leone)斯里兰卡(Sri Lanka)东帝汶(Timor-Leste)土耳其(Turkey)乌干达(Uganda)乌克兰(Ukraine)美国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乌拉圭(Uruguay)委内瑞拉(Venezuela)

您可能感兴趣>>